李士祥说

房价调控的问题一再被摆到副市长面前。李士祥强调,北京房价调控在一段时间里始终在抓,为控制人口必定限制购房,“限购政策是不会改变的,至少在一段时间里不会改变。”他表示,总体上,全市都在严格限购,对通州来说,从过去的远郊区到现在成为行政副中心,在房地产市场管理上将会更严格。

“坦诚地讲,中小学停课不是最好的办法,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我觉得中小学停课还是要慎重。”谈到去年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时中小学停课,李士祥说。

“搬迁到通州的过程并不是简单的平移”,谈及北京建设行政副中心,如何避免办公用地不在建设中出现浪费,李士祥说。他表示,将从政府职能转变和规划理念两方面来保证。一方面,借搬迁机会研究政府的职能转变、职能合并。

谈及京津冀大气污染环境治理联防联控,李士祥表示,京津冀三地已实现在极端天气下停产停车都是同一严格标准,同一时间行动,同时,执法标准、力度一致,特别是三地环保部门共同行动,罚款力度从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达最大。“北京市环保局执法大队一单罚款最高额达到30万,堪称史无前例。”他举例说。

今后,遭遇极端天气,京津冀三地会否同时发布重污染红色预警?李士祥回答说,环保部协同三地正在研究这个问题,虽然三地大气污染的基本表现形式有所差异,但时间过渡点不会太长。“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是,专家在研判气象条件时,河北、天津与北京的气象条件还有差异,因为北京有山区、半山区,天津没有山、有海,地理环境不一样。环保、气象专家还在就此进行研判。”李士祥说。

李士祥说,现在进入新的发展水平,三地制定了“十三五”时期的大气污染环境治理联防联控规划,这在以往没有过。“对京津冀协同治理大气联防联控确实是一个良好的开端,我对未来充满信心。”

他用年龄来举例区别对待不同对象,“比如40岁以上的人,一般已经成家了,让他们都搬到通州去也不现实,那么我们考虑在通州建设集体宿舍。至于30岁以下的人,可能还没成家,我们要建设一些公租房、经济适用住房、保障性住房,来让他们安家。”

40万人口如何疏解到行政副中心?李士祥说,“40万人的疏解是一个渐进的过程,不是一次完成的。”

为什么要慎重呢?李士祥说,因为一停课,“孩子都放在家里,家长该怎么办?再一个来讲,尤其是小学生,还是孩子,还没形成学习自觉,只觉得放假最好、玩最好。”

另一方面,李士祥表示,在规划理念上将尽量打破各自分割、互不相通的状态,比如,政府部门的信息化建设将建统一平台。

李士祥透露,目前,教育部门正在研究,今后,在一些恶劣天气下只是不做操、不上体育课,不意味着一定就放假。不过,他也表示“极端特别的天气情况下,停课就是没办法的事情了,在一般情况下,还是应考虑学生、家长的感受。”

对于交通问题,李士祥介绍,目前通州除了八通线,以及规划的7号线东延、6号线东延两条地铁轨道交通外,还在规划一条连接通州和市区的轻轨,也就是类似cbd环形轨道的地上“小火车”。“规划部门正在研究,几个方案正在论证中,轻轨里程有20公里左右,将成为通州和市区的联络线。”

对于一些学校已经在安装空气净化设施,李士祥表示:“有条件的学校可以安装,政府支持这件事情。”

明年底,北京市四套班子搬到行政副中心办公,相关部门也同时搬迁,预计将带动40万人口向外疏解。

他表示,三地治理大气污染,在协同联动、统一标准、适时发布等方面,“已经越来越走向一致。”